是辞源啊🐳

姓辞名源。一个佛系写手和游戏玩家。主打红海行动与伪白,有时也会写点衍生和原创,产粮快慢不定,很可能哪天写文写着写着就猝死了(???)

『伪白』占tag致歉。

最近没有更新是因为自己去了小号浪。
evil有点卡住了。
但是没关系
我还在。
evil大概周一就可以更了
还有,
伪白不是虚伪x老白吗?
其余的请先来后到一下谢谢
重新建一个。

【黎簇】梦境

·é»Žç°‡è§†è§’
·ç»™è‡ªå·±çœ‹çš„沙海做一个微微的总结

我曾经做过一个梦。

那是一个孤独的梦。

在那个梦里,我不断的坠入那看不见底的黑暗的深渊。不断的感受着呼啸的风从我耳鬓间擦过,从我的指尖中快速的溜走。

那是一段极为漫长的旅程,在深渊中不断下坠的同时,我还看见了许许多多,在我生命中有过碰擦,并且熟悉的脸庞。

首先看见的是吴邪的脸,有的狰狞,有的冷漠,但更多的,是平静。是的,他总是能在各种时刻平静的去对待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并且毫不犹豫的做出相对正确的判断。他的存在的确让人感到安心,但我还是无法相信他,为什么要拉我入局,把我自己从那普普通通的生活中一把扯进这个大大的漩涡。

苏万的脸也渐渐的浮现了。他是自己最信的过的朋友,总会在自己最为危难的时刻提供自己所需要的物件和帮助。从自己出事就一直开始关心着自己,如果是普通朋友肯定早就忘记有自己这个人了,但他没有,他反而不断的在寻找着自己。而现在,却被黑毛蛇咬了躺在了医院,恨自己为什么要拉他进这个复杂的局。

还有杨好的脸一下子掠过了自己的左侧。他也算是自己比较仗义的朋友了,可他本来是个和自己毫无关联的人,却被苏万稀里糊涂的带进了这个局,虽然有的时候是有那么点点的怂,但是为人义气。可以说,他和苏万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了。

沈琼,我的发小。现在我可不觉得她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学霸了,一切的起源就是她送给自己的那个铁盒子。还有她那古怪的邻居黄严,而且,我收到的快递里面还有她的名字。她到地是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越来越看不透她了。

湾姐?湾姐其实比我还要早进入这个局,从她发现了那个穷奇纹身的男人开始。然后再成为我的主治医生,被吴邪和王盟压在了沙发上,拿着刀挑开我背上的缝线,怎么说也是我的救命恩人,虽然是个北京妞,但却没有那样的娇气,虽然偶尔有时候确实会在意自己的外貌。

不断有新的面孔进入自己的视野,有同学的,有杨老师的,还有……我父亲的……

不知不觉的就掉到了这个深渊的底部,跌跌撞撞的从沙子中爬起来,却发现四周站着都是自己熟悉的人,正不断的向着自己比划着,嘴里还叽里咕噜的说这什么。听仔细了才发现四面八方传来的都是同一个词:

“古潼京。”

突然,辽阔无垠的沙漠,那些站着的人,叽叽喳喳的人声,黑暗的深渊通通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艳阳高照的北京城上空,敛了眸让自己适应着那刺眼的太阳光线,忽然想起了苏万家那棵树下的钥匙,从口袋里掏了出来,在阳光下散发着微弱的金属光芒。

我想……我得再去一次古潼京了。

走到一半,我又想起了那个梦。

那个孤独,却让自己做出改变命运的决定的梦。

占tag致歉

对不起啊各位,
最近开学了一大堆事情。
evil暂时不能更了,偶尔会上号写点小段子

呜呜呜只能周六周日更了。

各位对不起>人<

【伪白】Evil Angel

-这章比较少,因为要开学了所以只好三天一更的,这章里面有一个小小的细节欸嘿嘿嘿

6

 

“现在该怎么办?”

甜瓜收拾好心情之后开始分析情况,他们三个人根本不知道老白现在被带去了哪,三个人现在只能算得上是失去目标的旅人,不根本知道他们所希望的终点在哪。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能查出来那些人是谁吗?”

虚伪还算比较冷静的一个人,当机立断开始打开电脑查信息,一边查一边在回忆那些人的特征。

“HF联盟?”

对于这个组织虚伪是一无所知,毕竟他是人类,而甜瓜和瓦不管就不一样了。他们顿时就想到了这些组织。

“我知道这个组织,他们专门去天界和魔界抓走天使和恶魔做实验,中文译名是黑粉。只是……为什么要抓猪精欧的白呢?”

瓦不管挠了挠他的一头金发,疑惑的摇了摇头。三人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另一边的老白可不好受,灼伤的疼痛已经蔓延到了掩在黑色眼罩下的眼睛,他所在的房间警报灯红光乍现,警报器“嘟嘟嘟”的叫声。那两名天使和恶魔已经被研究人员打晕带了出去。而刚才还在在观察台上的几个观察员和工作人员也不见了,诺大的实验房间现在就只有欧的白一个人。

虚伪……好疼……我好疼啊……

谁来……救救我啊……救救我……

甜瓜?瓦不管?不要……丢下我啊!

拜托……救救我……救救我吧!

痛苦在他身上蔓延,也让他想起了许多事情,他想起了自己第一天到虚伪家的时候,虚伪那眼神,像极了一个人;再后来,虚伪和他每一件经历过的事情全都清清楚楚的刻在了他脑海里。原来虚伪根本就不是什么人……他是被自己亲手推下神坛的天使。

“啊嚏!”

“伪酱你没事吧?是感冒了吗?”

“没事没事。”

“找到了,有白哥哥的消息了。”

甜瓜和虚伪靠着他门完美的黑客技术成功的找到了老白现在所在的定位,并且锁定这个定位,就等出发了。

瓦不管点了点头,望向甜瓜和虚伪,张开了双翼,“我们走吧,去找猪精欧的白。”

老白,你可不能有事啊!

“529号实验体已经突破自我防线。”

“呵……愚蠢……”

【伪白】Evil Angel

-再熬过一章就好啦,白妈妈加油!(老白:滚啊你个魔人!)

5

 

当死亡的钟声响起,他会回归原本的模样。——题记

“529号实验体生命体征良好,未出现排斥。”

这是哪……

老白慢慢的睁开眼睛,入眼一片惨白,双手被铁链拷在角落,双脚也被铐在了一起,行动受限。他缓缓站了起来,张开双翼扇了扇,发现伤口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现在就是自己在哪的这个问题。

环绕了一圈,他才发现自己和一天使一恶魔呆在一个房间,一白一黑显得老白格格不入。

“喂,你就是那个掉到魔界的蠢蛋?”

那个恶魔不屑的抱臂呆在角落的阴暗处,巨大的恶魔翼将他保护在一个安全的区域,“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怪不得会蠢到掉进我们魔界。”

老白抿了抿唇没有说些什么,一旁的天使开口了,是个青年的声音,冷冷清清的,“你看起来也不怎么样,会和我们关在一起。”

“你!”

那天使嗤笑了声,微微转头望着老白上下打量。他那犀利的眼神让老白很不舒服,好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样。

老白打了个寒战,尽量保持着沉默让自己呆在阴影里。

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呆在这里,他也想不起来关于自己的名字以及自己半天使半恶魔的由来除外的所有事情。

他伸手揪住心脏处的黑色毛衣,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心脏处空落落的。

他是谁……

记忆中远处的男人只有一个背影,让他熟悉又陌生。他不认识这个男人,但潜意识里自己又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一样。

“老白……老白……”

好痛……这是哪……

虚伪不一会就找到了在小巷里抱着瓦不管偷偷落泪的甜瓜,虚伪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说什么,静静的站在巷子口看着历经磨难的两人。

他抬起头望了望天,鼻子忽然有点酸楚。他有点想老白了,他想有着一头银发,穿着红色兜帽披风的男孩了。

他摸出一根烟来,擦亮火机,烟雾渐渐升腾,飘向湛蓝的天空。

点点的白雪飘落,下雪了呢……

老白……你在哪……

老白蜷缩在房间的角落,背上突然传来灼伤的疼痛,豆大的汗珠渐渐从他脸颊旁滑落,他死死咬着牙,告诉自己不能叫喊。

屋外突然传来沉闷的钟声,嘶哑不堪,恍若催命的魔鬼。

“529号实验体出现排斥性,请求暂停实验!”

“不可以暂停!继续实验!”

“可是再下去的话,他会死的!”

一个顶置吖

#超级粗糙的顶置!

幸会各位吖,这里是辞源♪你们也可以叫我源源x。

平时的爱好是写同人文和cos!坐标魔都,你们可以来找我玩我超级温柔!!!(高亮)

最近待在伪白坑和虚白瓦瓜坑里出不来了,胜利永远属于兄弟会!虚白瓦瓜永不散!(谁要是在我的文下面ky,我捶爆谁的狗头!!!)

目前比较满意的合集是红海行动的顾顺同人:枪中记忆。以及还未完成的伪白文:Evil Angle。

顾顺同人:枪中记忆

伪白同人:Evil Angle.1

Evil.2

Evil.3

Evil.4

还有一点,我是个杂食党!各种的cp请砸向我!百分之九十的几率可以被安利!!!(请和我一起玩!!!)

最爱的是伪白和顾顺,最喜欢的团队是虚白瓦瓜和蛟龙♡

胜利永远属于兄弟会!

强者无惧,勇者无敌!

【伪白】Evil Angel

-开虐!回归本职!

4

“白哥哥他……这几年都经历了什么……”

甜瓜坐在床边,脸上还挂着泪痕,碧绿色的眸子中带着不可置信。

“他的状况很不好,魔域火焰让他受了太多无法逆转的伤……”

作为三人中还稍微靠谱点的瓦不管尽了自己作为天使的职责,稍微检查了一下老白身上的伤,却无法医治。

瓦不管站起身,收起了灵力,叹了口气。

他又转身看了眼失魂落魄的虚伪,很有眼力拉着甜瓜出去了。

“老白……”

虚伪伸手拉起老白的手,细细端详。他的手细长但不女气,可现在上面布满了伤痕,一道伤口直接从手背直到指尖划开。

“虚……伪……”

“老白,你还要我怎么办啊……”

门外的瓦不管正教训着甜瓜。

“说你猪精还就真的猪精了,没看见他们两个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吗?!”

瓦·ä»Šå¤©çš„甜瓜也不听话·ä¸·å¿ƒåŠ›æ†”æ‚´·ç®¡æ·±æ·±çš„叹了一口气。

“甜瓜?甜瓜?”

瓦不管还来不及说话就被当头一棒敲晕了,甜瓜咬了咬牙张开双翼把瓦不管护在身后,碧绿色的眸子中映照着面前敌人的身影,“我绝不会让你带走他的。”

而房间里的虚伪和老白并不知道房间外发生了什么,也许,等待他们的时最黑暗的时刻。

“嘶……”

甜瓜望着对方后退了几步,捂着肩膀上的伤口盯着那人。论武力,甜瓜这个辅助型天使是比不过别人,但是论撤退混淆视线……

甜瓜的眸子突然从碧绿变成了血红,不知道从哪来的狂风吹的甜瓜的外套猎猎作响,他附身轻轻抱起瓦不管,扇了扇羽翼,狂风夹杂着黄沙狠狠的吹向黑衣人。他趁着这一小会的时候立刻离开了这栋房子。

“管哥哥……这次换甜瓜保护你……”

在黑衣人闯进房间并挥起匕首的一刹那,老白突然拉过虚伪把他护在身下受了那一击,顿时,一道血口出现在他背上。

“虚伪……快走……去找……甜瓜和瓦不管……”

豆大的汗珠从老白的额头滑落,滴滴答答的落到了他身下虚伪的脸颊上,虚伪望了望身后大开的窗户,皱起眉头思索了一小会就立刻起身跑向窗户。他不想让老白失望,而且他呆在这里只能拖累老白。

虚伪回头看了眼,老白朝他报以一个安心的微笑,做了一个无声的口型“快走”。

对不起……

虚伪在心里这样想着,跳下了窗户不见踪影。

老白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窗边,整个人都安下心来,在眼前一黑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刹那,他想的尽然是虚伪的样子。

他没事……真好……

“已抓捕529号实验体,720号实验体与941号实验体正在逃窜。”

“开始实验。”

“是。”

呜呜呜这个大漠孤烟好可爱……
吹爆!(完全忘了自己想要夜雨和君莫笑的辞源)

占tag致歉♡

我……我要咕咕俩天了!
今天去买漫展要用的东西,然后后天去漫展嘤。
出的是蓝色头发的宝石之国的青金石,欢迎拍肩!我这里有糖糖♡
咕咕完之后就全力更evil啦,我可以说,下章开虐吗x
伪白女孩们大声的告诉我,你们准备好了吗?!